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从“唐探”到“飞驰”,谁是“影网联动2.0”的正确打开方式?

时间:03-14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80

从“唐探”到“飞驰”,谁是“影网联动2.0”的正确打开方式?

作者| 贝贝编辑| Mia2024年,影视行业“网影联动”频现。悬疑推理剧《唐人街探案2》3月12日在爱奇艺收官。《飞驰人生2》在院线已经破33亿票房,网剧版本也在优酷定档播出两周。作为电影《飞驰人生1》的衍生剧,该剧承接了院线电影《飞驰人生2》的社交话题热度,“同步开发”的网影联动模式给观众带来全新的观剧体验。网影联动,已然不是一个新鲜的词汇,即一个IP同时以网络影视作品、电影两种不同的形式在网络和影院等不同终端呈现。网影联动的优势非常明显,在一定程度上最大化地发挥了IP的热度。此前“网影联动”大多是剧集先火,有了观众基础之后再筹拍电影,像《花千骨》《一闪一闪亮晶晶》等都是“网影联动”的典例。而近期优酷热播的《飞驰人生热爱篇》确是反其道而行之,当电影受到观众认可之后,再几乎同步推出网剧版本。这样一方面,剧集的播出有效地填补了观众对于电影版本内容不够解渴的观看需求。另一方面,电影和网剧处在同一个世界观设定下,这也让“飞驰人生”系列有了更加广阔的拓展边界,就此开创了网影联动的2.0时代。从网影联动1.0时代迈向网影视联动2.0时代,二次开发的影视剧作品如何保持实现IP增值、持续吸引观众,创作者又有哪些风险是需要规避的?网影联动1.0时代:依托IP原有声望,“卖情怀”难以实现IP增值“网影联动”作为一种成熟的影视模式最早出现在国外,例如《神盾特工局》就是漫威宇宙体系的联动剧,剧集的热播除了打造本身IP外,还为漫威宇宙电影扩展了受众群体,积累了观众。在国内,也出现了网影联动的模式,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将相同的内容进行改编,通过剧集、电影、综艺等不同形式呈现,这样开发模式可以称为网影联动的1.0时代。经典IP搭配上关注度极高的影视形态,再加上知名演员加盟,项目的热度可以瞬间被点燃,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最大化的发挥IP热度,例如2024年初上映的《花千骨》和元旦档《一闪一闪亮星星》都属于此类。但对于这一类的开发也面临避不可少的问题,观众会在一定程度上失去新鲜感,同质化严重,IP破圈没法得到保障。例如,2015年剧版《花千骨》是毋庸置疑的爆款,平均收视率破2%,大结局收视高达50%,刷新中国周播剧收视记录。2024年初上映的电影版《花千骨》,依旧由剧版制片人唐丽君打造,故事同样照搬剧版框架。可电影上映一周,豆瓣评分仅3.5,豆瓣网友评价“剧迷看完电影版本想刀了所有人”,央六也亲自下场,吐槽“开年第一烂”。元旦档票房冠军《一闪一闪亮星星》也出现了口碑滑铁卢的现象。上映前,一句熟悉的“张万森,下雪了”,勾起了许多剧粉的回忆,电影版的《一闪一闪亮星星》吊足了观众的胃口,但是电影上映不到三天,《一闪一闪亮星星》的票房就暴跌了83%。不少网友反馈电影不注重剧情和内容,吃剧版的红利,逼着观众为情怀买单。在国内另外一种“网影联动”的形式是将同一系列作品进行割裂式的开发,例如《黄飞鸿》《叶问》《盗墓》《流星花园》系列,会有不同版本的电影问世,这样虽然可能会为单部影片带来不少利益,但难以通过联动形式实现IP热度的叠加。在制作层面,因为不同版本开发时间、拍摄时间、主创、受众等诸多不同,导致两家公司无法进行战略合作。不难看出,在网影联动1.0时代,几乎都是前作已经爆火,在市场中拿到正向反馈之后,创作者才开始布局,一部分靠“卖情怀”收割观众,一部分干脆票房和口碑双线“阵亡”。网影联动1.0时代发展至今日,为何不能适应于当下市场?其主要原因是创作者借助或者消费IP原有的声望和价值,很难实现增值。例如影版的《花千骨》,相较于电视剧版本,整部电影剧情只是被压缩但没有得到创新,因此被粉丝和路人同时嫌弃,最终只落得票房622万的惨败结局。由此可见,网影联动关键还是看作品质量,影视剧IP在享受粉丝红利的同时,也要面对他们更加苛责的口碑要求。从“唐探”到“飞驰”的IP宇宙探索以电影版IP为人设基础,通过剧版打造周边人物衍生剧,网影联动的创作方式近几年已经日趋成熟,升级到2.0时代。网剧《唐人街探案2》不仅是唐探IP的一次衍生和拓展,逐步形成的“唐探宇宙”,被认为是国产IP网影联动的成功典范。网剧《唐人街探案2》所采取的方式是,影版和剧版共用大的故事框架,人物核心人设不变,故事切入视角各不相同,在联合开发中逐渐形成“IP宇宙”。在人物关系,网剧《唐人街探案2》出现了很多熟悉的身影,除了唐仁大弟子林默、天才黑客Kiko,野田昊二军团等纷纷登场不断出场的新人物,给观众带来更多的新鲜感,为剧集增添了不少谈资。网剧《唐人街探案2》联合开发的模式与国外的“漫威宇宙”相近,剧版和影版彼此支撑,这样的模式有利于故事IP的持续开发和联动。相较之下,《飞驰人生热爱篇》剧方也试图做网影联动的IP开发方式。影版和剧版并非同一个故事的翻拍版本,而是以不同的时间线和设定去丰富原有的人物和故事线,类似“衍生剧”的方式拓展核心故事IP。如今,《飞驰人生热爱篇》承接了院线电影《飞驰人生2》的社会话题热度。首先,从IP开发角度有所创新。在电影《飞驰人生1》的结尾,张驰为了夺冠,在最后一个弯道没有踩刹车点,全力油门冲了过去,虽然以历史最好成绩夺冠,但赛车不受控制,撞线的同时飞出了悬崖。 在网剧版本,故事有了新的发展 ,张驰穿越了,穿越在对手林甄东身上。由此可见,《飞驰人生热爱篇》虽然沿用了和电影同样的主线人物和人物关系,但是采用了“穿越时空”这样相对科幻的设定,借助“魂穿”的元素将故事展开,爆改的剧情让观众耳目一新。不同年龄、不同个性和相对熟悉的两位主角灵魂交换,为该剧制造了不少新的冲突和桥段。其次,剧版丰富了飞驰车队人物关系。电影版《飞驰人生》主要聚焦于张驰和林甄东的竞争,而剧版为飞驰车队补充了丰富的人物关系。剧版添加了车队经纪人小河和张驰的情感线,丰富了车队叶经理这条的故事线,叙事侧重点不再是张驰个人的单打独斗,而是更加强调了飞驰车队的团结精神,这也让剧版更像是一部赛车手群像剧。不仅如此,和之前的影剧联动项目相比,两版《飞驰人生》最鲜明的的特点就是背后的出品方联系紧密,背后都有“亭东影业”的身影。两版相互借势,《飞驰人生2》至今票房已破32亿,电影和剧版上映时间相隔不到一个月,这样周期上的紧密捆绑能够为两者双向引流,节省了大笔宣传费,也是对资源的二次利用,将网影联动发挥至最大化。与此同时,在观众看来,两版作品由同一个出品方操盘,相比不同的公司不同时间段的开发,显然在内容品质上有所保障。在网影联动2.0时代,影视创作者会选择影剧同拍、同时立项、创新剧本的模式。影剧同拍在营销上具备一定优势,互相反哺热度,一旦各大社交网络开展刷频讨论,“张驰的车技 林臻东的身体”,势必会吸引更多的观众加入追剧的行列。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网影联动2.0模式下,创作者并没有多少红利可吃,只要一个版本口碑不尽如人意,很容易把另一个版本拉下水,从双赢变双输。网影联动成市场新动向,开发有何风险?目前,电影版《赘婿》《狂飙》和网影同步开发的《三叉戟》等新作都在制作中,网影联动已经成为市场新动向。市场的看好并不代表网影联动不存在风险,能否形成IP宇宙关键在于故事的核心IP是否具备强大的叙事能力。例如《唐人街探案》先天就存在一个名侦探格局,先天具备打造IP宇宙的叙事元素。而《飞驰人生》的IP核心在于赛车人物,这个IP今后能否延续和开发,还需要创作者多费功夫。除了《唐探》和《飞驰人生》这两大IP,去年底上映的《三大队》也是“网影联动”的成功案例。电影《三大队》在上映期间,剧版爱奇艺站内热度近9000,影版票房近5亿,两者打配合,形成了不少的声量。但影版“提前剧透”让剧版的结局少了一分悬念,剧版的豆瓣评分也比影稍逊一筹。在这个网影联动的优秀案例中,依然发现了新的问题,《三大队》是由同公司、同IP开发,在内容品质上有所保证,不存在“卖情怀”“割韭菜”的现象,但观众容易以先出现的版本“先入为主”,哪怕剧版演员的知名度同样不低,也会让影迷觉得选角不够合适,剧情不够惊喜。在未来,王家卫执导的电影版《繁花》是目前影视市场备受瞩目的影视作品。据王家卫介绍,该剧拍摄前,他便做好了套拍的准备,相对于剧集中的百余个人物角色,电影版会有所删减,在主线不变的前提下,用电影的方式讲述这段故事。值得注意的是,电影版《繁花》最大的难点需要创作者寻找其艺术形态的新鲜解读,防止“一个故事听两遍”带来的审美疲劳,才能在口碑和票房上取得成功。无论是飞驰人生、唐探宇宙系列,还是《三大队》《繁花》的网影联动,其背后的推手都颇具实力,从亭东影业到万达影业,从陈思成、韩寒到王家卫都是如此。其创作模式不仅考验了核心IP的叙事能力,编剧的原创能力,也考验了制作团队的组盘、制作能力,敢于放长线钓大鱼的头部玩家容易在市场上崭露头角。总的来说,影剧同拍让网剧《飞驰人生热爱篇》《唐探2》《三大队》都探索出网影联动2.0时代的新模式,充分增值原IP价值。在现有的模式下,需要警惕的是,影视行业没有一招鲜,影视剧IP在享受观众和粉丝的红利时,也同样要在原作基础上进行创新和升级,才能最大程度地发挥出长尾效应。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